仙侠

炮灰当自强第一二二章聊斋中的苦命小百合9

炮灰当自强 第一二二章 聊斋中的苦命小百合9

封三娘没想到和范十一娘见面来的如此之快,她以为十一娘会在京城中

炮灰当自强第一二二章聊斋中的苦命小百合9

,谁知到了这边后她手持玉佩一算,发现她离自己不足三十里。在跟熊图打了声招呼后,封三娘迫不及待的往西泰山赶来,同时对范十一娘的处境也有些担忧。

初见时的欣喜,在封三娘瞧清楚范十一娘脸上的疤痕后,化为了心疼。她旁若无人的提裙走到顾晓晓面前,然后满是怜惜的伸出手,关切的问:“十一娘,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儿,不要怕有我在,定然让你恢复如初。孟安仁呢,他怎么把你一个人留到这种地方?”

封三娘说到后来柳眉竖起,言语中有些愤愤不平,她声音十分好听,宛若金玉相撞时发出的脆鸣,直叫庐陵王世子听痴了过去。顾晓晓见她义愤填膺,心下十分感动,但是被她冰凉的手碰到了脸颊肌肤,到底有些别扭。剧情中虽然没有直接提出,但是范十一娘和封三娘之间,绝非普通手帕交,两人之间的情感更像恋人的濡慕。

作为一个直女,顾晓晓对于同性间的爱情只能理解,却无法支持。于是她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退,回了一个和煦的笑容:“让三娘担心了,我先前生了场病,没什么大碍。至于孟安仁,以后再细细和姐姐说道。”她说话时,眼睛瞥了庐陵王世子一眼,意有所指。

直到此刻,庐陵王世子方才如梦初醒,理了衣冠上前冲着封三娘彬彬有礼道:“小生乃是庐陵王世子,不知小娘子仙乡何处,芳龄几何?”

虽然庐陵王世子话说的文绉绉的,但是难以改变他无礼好色的本质。这两句话,搁在现代就是:“小妞,你家在哪儿今年多大了。”

封三娘本来就对凡人男子没有好感,在经历了孟安仁一事后,对男人更是讳莫如深。庐陵王世子面上傅粉,唇上涂丹。头发用香油擦的十分光亮,一看就是徒有虚表的奶油小生。庐陵王世子这样的名头,也许世俗之人在意,但是封三娘连世子是什么东西都不晓得。又怎会在意这虚名背后蕴含的富贵荣华。

她神色冷淡,余光都没给庐陵王世子一个,手搭在范十一娘的手腕上情真意切的说:“都是姐姐不好,连妹妹生病了都不知道,我会在这里陪你一段时间。待你养好了身子再回去。”

有外人在场,封三娘纵有千言万语,也不好提及。庐陵王世子受此冷落也不恼怒,只是痴痴的望着封三娘,仿佛她的脸上有花,那神情恨不得将她吞下肚去。顾晓晓心底涌出不祥的预感,在剧情中,庐陵王世子带给范十一娘和封三娘的可不是什么美妙体验。为了不让庐陵王世子盯上封三娘,顾晓晓忽生道:“姐姐,你来青柳庵久了。恐怕姐夫会在一旁牵肠挂肚,不如姐姐先回去,咱们改天再叙。”

顾晓晓说话时,朝着封三娘使了个眼色,又悄悄翘起小拇指朝向庐陵王世子。封三娘与范十一娘相处多年,怎会领悟不到她的意思,她神色未改应到:“妹妹说的是,此次出门仓促,倒是我考虑不周了。今日暂且别过,改日再来看妹妹。”

庐陵王世子初听佳人已有夫婿。脸色已经黑了一层,再听她要离开,更是心情不虞伸出胳膊拦住封三娘去路:“小娘子,在下仰慕的你的风采。不知能否告知贵府门第。”

没想到话说到了这份儿上,庐陵王世子还要纠缠不休,顾晓晓顿时有些焦灼,担忧封三娘被拦在此处。

众目睽睽下,封三娘身姿灵巧的避开了庐陵王世子的胳膊,然后只字未言翩然离去。庐陵王世子像是被施了定身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封三娘身影消失后,他才反应过来,踹了身边仆从一脚说:“废物,还不快去追,刚才为何不帮小王留住佳人,都给我去追。”

庐陵王世子想必是气急,也没再理庵堂中人,带着奴仆径直追了出去。

封三娘作为狐仙,躲避几个凡人定无大碍,顾晓晓倒不担心她。院中嘈杂过后,心远师太好生安慰了顾晓晓一番,言语中对封三娘颇为好奇。只怪封三娘生的着实太好了,莲香只要提及她,晶亮的眼神就差冒出光来。顾晓晓只推说封三娘是自己出阁前的异性姐妹,旁的倒没有多说。

是夜,顾晓晓早早的关了门窗,打发了莲香熄了灯火,然后和衣躺在床上,眼睛定定的瞧着隐隐透着白光的窗子。子时,庵堂中万籁俱寂,顾晓晓闭目冥思在体内循环着功法,耳边传来了浅浅呼吸声。

她睁开眼一看,窗下站着一个朦胧的身影,顾晓晓翻身坐起轻声叫到:“三娘,你来了。”

能够在不碰到门窗,不发出任何声响出现在房中,除了封三娘又有何人有这种本事。也只有单纯如范十一娘,才会在封三娘显露了那么多不同后,仍然看不出她的怪异之处来。

白天匆匆一别后,封三娘一直记挂着范十一娘,这才一入夜就赶了过来。当年她**于孟安仁后,一时赌气,将自己真正身份暴露了出来。但说完之后,封三娘就后悔了,凡人对于山中精魅多怀畏惧之情。她好不容易认了一个心意相投的妹子,如今知她是异类后,恐怕范十一娘今后会耻与和她来往。

所以那日离开,封三娘一半是羞恼气愤,另一半则是怕看到范十一娘嫌弃的目光。如今隔了两三年,封三娘心中还是有些忧惧。但是今日一见,她从范十一娘眼中看到的除了惊喜就是坦然还有几分思念,全然无鄙视之意,这让封三娘心情大好。

“妹妹,我实在是放心不下你,你今日定要好好与我说说,自我走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封三娘说话间,已经脱了绣花鞋,登了榻与顾晓晓并肩躺着,半靠着引枕。两人发丝相连,亲密无间,恍如当年。(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