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

长生证道正文第八百四十五章鲸吞斗

长生证道 正文_第八百四十五章 鲸吞斗

凌霄向两人辞行之后,却并未直接返回自己的驻地,而是身形一转,去到了寂静岭西南角的交易坊市。

结果大半日之后,当他从坊市之中走出之际,却是一脸的无奈之色。

他直接去找了上次给他那本《幽冥鬼鉴》的清秀女子,却是意外地发现那家店铺竟然已经转让给一名新店东了,那名女子也是不见了踪影,不由得让他一阵愕然。

而且,正如那名女子之前给他说的那样,鬼域的各类交易资源都极其匮乏,如此局面不仅使得物价始终居高不下,而且一些相对稀缺的灵物,都只能通过以物易物的方式来获得。凌霄将之前执行任务收集到的阴兽材料、鬼丹以及那些诛杀的鬼修士身上得到一些鬼丹鬼器搭配出售,在此基础上又额外补贴了两百万左右的灵石,才堪堪换取到了几套差强人意的阵盘和阵旗。

至于那破禁的法器,根本就是让他看不入眼——不仅整个坊市全都是一些低阶的法器在那里滥竽充数,而且还价格奇高不讲价,让凌霄好不气闷。

原本凌霄还从一名伙计那里套得一个讯息,那就是黑旗军那些小队的队长手中,大都会有一两样品级和效力都比较出色的破禁法器,不由得让他一阵大喜。然而当他设法联络到自己所在的七小队队长王重阳之时,却得知其正在外出执行任务,最快也要两个月之后才能回来,这不由得让他顿起望洋兴叹之感。

……

就在凌霄在坊市之中为自己此行的破禁法器大伤脑筋的时候,符远镇与啸天真人却是一起来到了万师叔之处。

“万师叔,这些年来各宗派遣的任务小队陆续失踪一事,现已查明是被恶鬼军团带到了白骨岭进行关押。此地位于鬼灵渊的腹地,隐蔽偏远……”符远镇详细汇报起了从柳锐那里得回的详细信息,并取出那枚红色玉简恭谨地呈了上去。

万师叔灵识一扫,片刻之后长叹道:“没想到柳锐最后竟然落到一个如此下场,真真令人叹息。不过,好在他最后还是保持了一丝清明,否则我们还真不晓得这中间竟然有如此之多的波折。”

啸天真人小心翼翼地道:“根据凌霄师侄从柳锐师兄那里得来的消息,再结合这枚玉简之中留下的线索,我们打算近期对白骨岭展开一次突袭营救行动,我们的想法是……”

万师叔听完啸天真人的话,沉吟着道:“你们只在行动当日派两支小队从旁进行骚扰,以行声东击西之事,之后便让凌霄单枪匹马行动……你们觉得这样可行?”

“师侄觉得有六成以上把握。”符远镇立刻接上一句:“纵观凌霄此子既往的任务完成率还有战绩,若是让他独自前往,不受同伴拖累,恐怕成功的可能性还更大一些

长生证道正文第八百四十五章鲸吞斗

。而且,此事我与啸天也反复征询过凌霄师侄的意见,他自己也很有信心完成任务。”

“而且此次任务不需要凌师侄长期潜伏,一旦行动成功,立刻回撤。届时我们这边做好接应,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啸天真人又补充了一句。

“嗯,既然你们两个都这么认为,那想来此事应该可行。而且,若是此次行动之后能得到一些关于白骨岭的更全面的情报,那倒也是一桩额外的收获。”

“师叔明鉴,我和啸天也是这么想的。”符远镇恭声答道。

万师叔点了点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便又开口道:“具体的行动过程我就不问了,不过切记本次行动一要隐秘,二要安全。符师侄,我记得你手里有一件破禁至宝‘鲸吞斗’,不如此次就借凌霄一用好了。”

“啊……”符远镇万万没想到自己来这一趟,还要搭上一件自己的心头肉,顿时觉得心里一抽,脸上不禁现出一丝为难之色:“师叔,没这个必要吧……”

万师叔瞥他一眼,口中淡淡地道:“有没有必要我不知道。我只是提醒你,凌霄此子背景颇深,我早前便已从清灵发给我的宗内近闻之中得知他的名字,他来这里之后岩峰那个老家伙还专门给我打过招呼,让我多多照顾和栽培,说其可能是宗门千年以来的一名天才弟子……嘿嘿,现在你让他一个人去白骨岭那种鬼地方,手里还没什么趁手的宝贝。说个不好听的,届时万一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情况,你这个主事人恐怕逃不脱干系,以后你不仅别再想从岩老儿那里得到什么好东西,而且没准你还会被那个老家伙记恨在心,哈哈……”

符远镇越听越是心惊,没料到那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凌师侄,竟然还有这么显赫的“背景”,不由得神情一阵发苦,当即转头埋怨道:“啸天,凌师侄如此来历,怎么你从来都没有跟我提过?!”

啸天真人苦笑道:“符师兄,我也只是在凌霄刚入宗的时候见过他,之后我听到的都是他的传闻,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后来混到了这些背景……”

眼看符远镇一副不信的神情,啸天真人只得将自己和凌霄的那一段渊源言简意赅地说了一遍,末了说道:“此子一直都是我的一桩遗憾,当日要是游持正肯听我的话,或者我自己再坚决一些,现在他可就是我的徒弟了,唉……”

万师叔和符远镇这才对凌霄有了一个相对具象的认知,万师叔当即道:“难怪你对此子念念不忘,若是仅凭自己就能独自闯出现在的一番局面,看来这个凌霄不管是心智还是天赋都是上上之选,也难怪清灵、岩老儿都对其青眼有加。”

符远镇此时却因为了解了凌霄的“背景”,平白担上了另外一番心事,他愁眉苦脸地道:“师叔,要不然,这次白骨岭我还是另外换一个人去吧?”

“哦,为什么?”万师叔还沉浸在自己的话中,猛一听他这么说不禁一愣。

符远镇一声干笑:“这样的人,师侄可是不大敢用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