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

虚实战纪 六、决心(下)

虚实战纪 六、决心(下)

转头看了看教室门口那团云雾状的白色东西,教师似乎有些不满的摇了摇头,又看向坐回自己座位的张龙潜道:“看样子还要过一会儿才有其他人出来,你就先在座位上自习吧,有什么想问的就叫我。”

轻轻点了点头,张龙潜便沉默了下来,她的目光也不再停留在教师身上,只是眼帘轻合的继续着之前的思索,不知道的看上去倒像是闭目养神的模样。

过了十来分钟,又陆续有四个学员像张龙潜那样突然出现在了教室里面,看着不太搞得清楚状况的学员,教师都是像之前那般让他们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自习,而后便继续维持沉默。

就这样又静静的坐了一会儿,看了看门口那团依旧缓慢变化着的“云雾”,教师又看了下时间,见一堂课已经过去了一半,教室里的人却没有再增加,他不禁不满的皱了下眉,而后挥了挥手。

也不知他做了什么,外表看起来什么变化都没有,那团云雾状的东西却陡然消失了,毫无痕迹,如同未曾存在过一般。下一瞬,就像是变魔术一般,原本加上张龙潜也只有五个学员的教室里突然就站满了人,他们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从阵法中脱离了,一时间还维持着之前的状态,往前冲的往后退的往旁撞的一个不少,桌椅板凳立即被撞得哐当作响,安静的教室里一下就充斥了各种噪音。

看着一时反应不过来的学员们,教师皱起了眉。

“安静!都坐回座位上去!”

听到这严厉的声音,学员们总算明白了现在的状况,他们下意识的止住各种动作坐了下来,一抬眼看见讲台上的教师时,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了明显的诧异之色。

扫视一眼坐好的学员,教师轻轻点头,道:“我知道你们在惊讶什么,毕竟是第一次见面,想必在座的也没几个认识我的,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好了。”说着,他扬手打出一片光幕,几个字随着他的话浮现而出,“我叫关谬,字无咎,纵横家阵法讲师,因为初级班的阵法基础老师最近请假回乡了,从今天起就由我才来代课,为期一个季度,而刚才你们所见到的就是我一贯的教学手法,之后就请你们多多习惯了。”

有些自我中心的语气让学员们一阵哑然,而后却突然爆发了惊叹声。

“关谬……莫非就是那个‘天水关氏’的关二爷?!”

教师的目光一下子凌厉起来,他皱起眉往学员们当中刀子般的扫了一眼:“是谁叫的关二爷?”

学员们一下子都默不作声了,见此名为关谬的教师也只能暗自咬牙开口:“再让我听见,就算你阵法基础不合格!”

说完,他抬手抹去光幕上的字,眼带不快的看了学员们一眼便用恢复了沉稳的声音说道:“现在开始讲解你们刚才遇到的‘迷雾阵’……”

看着在光幕上画出一个个奇特图形并不断讲着要点的关谬,张龙潜禁不住疑惑的暗自皱眉。

“‘天水关氏’……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世家的名字啊……”

思绪因一直考虑如何对付世家派系而有些迷钝,想了想张龙潜也没想起到底是在哪里听过天水关氏这个世家的名字,眼见着关谬的阵法讲得越来越复杂,她便索性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干脆好好的听起课来。

关谬的讲课方式其实和灵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先让大家进入阵法亲自体验过后,他再针对大家在阵法当中遇到的问题逐层讲解,直到触及这个阵法的核心内容,再在此基础上延展阵法推演变化。这样的授课方式很轻易就能令人印象深刻,比起张龙潜自己去看那些阵法相关书籍来硬记真是不知提高了多少效率。

但饶是如此,当下课的编钟声响起时,关谬却依旧没有讲完。

感觉听到一半的课就要这么断掉了,刚听出点味道来的张龙潜不由暗叹可惜,却发觉关谬还在讲台上继续讲着,根本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就好像他压根儿就没听到下课声似的。

看关谬稳如泰山的模样,学员们也不好有什么意见,想着他大概要说完了,便都耐着性子慢慢听着等着,可是一等等了十来分钟,眼见着休息时间都过了一半了,关谬却还是没有停止的势头,大家便终于不太坐得住了,窃窃私语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讲台上的关谬淡淡的丢了一个刀子般的眼神下去:“吵什么吵?谁让你们连这么简单的阵法都不会解的?给我安静听完再想下课的事!”

严厉的声音一下就将学员们的声音压下了不少,只有几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不服气的瞪着关谬的背影,却也不敢再说什么,而其他比他们年纪大的学员则继续认真的听了下去,如同张龙潜那样充满兴致的看着关谬。

关谬的课程确实十分有意思,连张龙潜这种对法术没什么兴趣的人都能被勾起兴致,不过张龙潜的兴致却并不主要来源于关谬的授课内容,她会这么感兴趣的坐着听了下去,只不过因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学院的教师拖堂,所以才会这么感兴趣而已。

整个班级就这样在关谬的拖堂之中安静的又坐了十来分钟,总共就半小时的休息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关谬却还没有停的意思,学员们不禁有些担心下一堂课还能不能准时的开始上,这时就听见敞开的教室门被轻轻敲了两下,包括张龙潜在内的多数人都下意识的转头看了过去,看清站在门口的人时他们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洁白的西装,整洁的短发,锐利的双眼。端正无须的脸上满是肃穆的表情,瞧上去倒有几分法师的凛然,不过看看他那一身与法术毫不沾边的西装,不禁让人觉得比起法师来说,他倒更像是一个主持什么典礼的司仪。

怎么看都感觉与学院格格不入。

宁波妇科医院
脑动脉硬化检查
海南治疗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