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

你听说了吗

“你听说了吗?最近那家珍品馆要展出的珍宝被盗了。”“啊?你说真的吗?据说那件珍品可是价值不菲……”“哎呀,怎么会失窃呢?”“你可不知道,那小偷手段可高明了……”大街上人群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一位年轻警官模样的人从远处大步走来,穿过人群,身旁跟着两个副官。他有一头金发,面貌英俊,穿着笔挺的制服,制服上有精致的花纹,装扮得很有风度,看起来善意而开朗。他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和人群打了个招呼,随后有人问道:“先生,近日那桩珠宝失窃案是怎么回事?”年轻警官微微一笑,道:“前几天那桩珍品失窃案吗?正好,我正要去处理这桩案子呢。犯人已经抓捕到了,正关在大牢里哩——所以说,您大可不必担心。”富商模样的人明显松了口气。
年轻警官向人群摆了摆手:“各位,还是散开去做自己的事吧,不久案子就会有结果了。我还要处理案子,先走一步。”说着便大步流星离开。人群中有人发出赞叹:“约特先生真了不得……他处理过许多案子呢,上回他还帮了我一个好大的忙呢……”“是啊,是啊……”有人附和道。
年轻警官大步来到法院门口,向守门人问了个好:“日安,案子要开审了吧?”守门人回答:“差不多吧,之前我看到许多人物都进去了,我搞不清楚他们那身行头,不过一定身份不低就是了,看来这案子牵扯不小啊。”约特笑了笑,便迈步拐进了旁边的大门。
“哎——先生,”一个穿素灰色衣服的矮小男人喊道,“警官先生,大人,您可算来了。马上要开审案子了,正想去请您呢!哎呀,您可算来了……”
“比罗,”年轻警官抱歉地笑笑,“对不起,有点事来晚了。”
比罗热情地引他到陪审席上坐下,他向坐在最高位的法官点了点头以示问候,法官也向他点点头。旁听席上坐满了人,都穿着布料精致、颜色深沉又不失庄重的衣服,侧着头窃窃私语。他看到比罗盯着那衣服,撇了撇嘴,眼里却满是艳羡。他望着比罗的神情,笑了起来。
很快,犯人被带了上来。那是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人,有一头茂密杂乱、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头发,脸上蓄着浓密的络腮胡。他穿着灰暗脏破的衣服,衣角处破了几个口,一只袖子挽起,一只袖子只剩下了半截布料。他双手被锁拷扣住,由两个警员押着从正门走来。他脸上溢满了疲惫的神情,一双眼睛布满血丝,低头盯着地面。走过大厅中央时,他突然抬起头,用那双布满血丝的疲倦眼睛盯住了约特,随后又转过头去。
大厅里的私语声早在犯人进来的那一刻就停止了。大家都转头望着他,一时之间大厅里寂静无声。犯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一直走到属于他的座位旁才停下来——被告席。
“咳咳,”法官清清嗓子,“既然都来了,那么,这次案子开始审理……”
他轻轻敲了敲法槌,这声音回荡在大厅里,每个人脸上都是肃穆的表情,除了犯人以外。
约特转头看看被告方的律师辩护,那是一个无精打采的矮个子男人,穿着有些发黄的袍子,拖拉着声调读手中薄薄的几层纸。他脸上是敷衍的神色,念了没几段便放下稿子坐下——约特甚至怀疑那稿纸上到底有没有写字。
原告方的律师手中的册子看起来厚实极了,他扶了扶镜片,嘴皮快速翻动着,念着一条又一条的罪证,手中纸页哗啦啦地翻过。法官侧耳倾听,显出一副很认真思考的样子。年轻警官饶有兴趣地看着,旁边一个陪审员压低声音说话:“这犯人一定是洗脱不了罪证无疑了。”
冗长的一册纸念完,法官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啊,念完啦……咳咳,被告方,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犯人低着头,他攥着衣角,声音低到快要听不见:“我只想说,我没有偷珍宝。如果我真的偷了,我也不会是这个落魄样了。”
法官皱皱眉头,他高声道:“被告方,杰……杰……”他瞥了一眼桌上的纸张,“杰克,这不足以说明你的无罪。”
约特微笑着说:“看起来真是一个值得可怜的人。不过这种人才是最值得提防的——他们心机深重,他们扮成孤苦无依的样子,好方便他们得手——人们只要看见他们落魄的样子,就忍不住生出恻隐之心来,这样他们就方便多了——不过,或许这位被告并不是这样心机深重的人。”话中别有深意。
法官的神色立刻严厉起来:“被告方杰克!你再怎么落魄,你只要无法证明你的清白,你就要接受最严厉的制裁!如果你没有证据证明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哼,我之前就看清楚你的本质了,肮脏的内心……”说着,向约特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比罗凑近他,笑着夸他:“您真是见解独到。”旁听席中有人私语起来,犯人低着头不语。
法官扬起眉头:“被告方辩护,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辩护律师摇摇头,随即便漠然盯着前方,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
比罗见状,对身旁一位陪审员说道:“正如我们的警官大人说的那样,这种人是很需要提防的——犯罪的就是他了吧。”约特听着,隐约笑了起来,显然对这话很是受用。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那么顺理成章——犯人无话可说,被告的辩护律师没有辩解,原告证据充足,约特微笑着准备接着看下去。
法官与约特交换了个眼神,清清嗓子,拿起法槌准备敲下去:“咳咳,既然如此,那么这桩案子也要结果了,我宣布……”约特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等等——!”这时从门外大步走进来一个人,制止了法官将要说的话。犯人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来人。
法官不悦皱眉:“什么人这时候进来说话?——是存了心要捣乱吗?”
来人穿着与约特相差无几的警服,只是那警服上的纹理看起来更繁复,他身后跟着两个副官模样的人,一人拿着一个小匣子。
法官一见来人的模样,马上变了脸色,“切尔斯先生——警官长,”他笑意盈盈,“来这儿有什么事吗?”
切尔斯委婉回答:“我认为,你这个案子……有必要重新审理。”
法官一愣:“怎么?”
切尔斯警官长从身后人手上接过一个小匣子,打开,里面赫然是前几天刚失窃的珠宝,他看向约特,一字一顿地说:“约特•斯坦先生,这桩案子牵扯较多,前几天有人向我举报你,我在你的一处密室里找到了这个——刚失窃的珠宝。您有什么好说的吗?”
人群哄然炸开,议论纷纷:“怎么可能?”“约特先生啊……”约特的笑意凝固在嘴角,“您……怎么笃定是我偷的呢?要知道犯人已经抓住了……您……您不能……”
切尔斯微笑:“当然,我有足够的证据。你要一一看过吗?关于你作案时的痕迹……我想你太大意了,而且当时我找到珠宝时让人们都看到了,密室里的其他东西又足以证明你的身份……不得不说,你是一个高明的作案者。天知道我花了多少心思才找出点蛛丝马迹来……不过找到后就容易多了,而且密室里还有其他前几次失窃的宝物……况且还有目击证人呢……你说是不是,杰克先生?”他向被告席上的“犯人”微笑,杰克也回了他一个微笑。
约特的脸色变得煞白。从前那副淡定从容的模样早就消失了,他张着嘴唇想要说点什么。
法官咳嗽了一下:“咳咳——就知道会是这样!约特,你这个表里不一的家伙——之前我看你就觉得不对,好啊,原来是你干的这事……你还想做出受人尊敬的样子蒙蔽大家……你的本质总算暴露啦……咳咳……”他又清了清嗓子。
比罗不知何时已经远远绕开了约特。他站在陪审席另一端,一副冷眼看戏的表情,时不时露出讥讽的神色配合切尔斯警官长的话。约特从比罗的神色里看出了不屑,他暗暗骂了一声。他从未感到如此惊惶,这场变故来得太突然,他连如何反应都不知道。
切尔斯拿着手铐向他走来——他知道下场是什么,但恐慌使他无法动弹——他竭力想为自己说点什么,但看着切尔斯手上拿着的手铐,他觉得,说什么都是徒劳——该死,他怎么就没小心一点呢!
“咔擦——”手铐扣住了年轻警官的手腕,他脸色煞白,嘴唇哆嗦。他无法接受自己受人尊敬的形象毁了,他手段高明,但等一切曝光在阳光之下,说什么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他试图辩解什么——但他没有说,因为至少盗窃案只是蹲牢,等切尔斯发现自己另外藏着的东西的话,那事情才真的是不可收拾了,他就得一辈子在牢里度过了——所以他选择了缄默。
他被押着走出法院正门,聚集在法院门前的人们望着几人远去的背影,有人感慨道:“真没想到,是那位‘友善可亲’的约特警官啊……”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郭溪镇塘下中学九一班李心言

共 1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生中有很多事情的结果是让人惊异,想象不到,就如作者故事中的年轻的警官约特先生,约特先生备受人们尊敬,破获过很多失窃案,给人们留下好的口碑。当审理一桩特大真品失窃案的时候,都以为就是那个衣衫褴褛之人偷窃的,刚要定案,事情发生了逆转,警官长拿着失窃的珍宝进到法庭,质控偷窃者是年轻的法官约特所谓。证据面前,人们不得不惊叹:真没想到……这个故事告诉人们,衣冠楚楚、地位显赫,看似受人尊敬之人,其实未必表里如一。极具讽刺的文章,推荐共赏1【编辑:秋天的风】
1 楼 文友: 2017-05-17 20:27:50 是呀,真没想到。作者设计的 盗窃案 ,作者的构思真的令人刮目相看,故事的结局实在是让人想不到。为作者奇妙的构思点赞! 活到老,学到老,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做真实的自己。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5-19 18:12:0 谢谢编辑老师,老师辛苦了!舒尔佳奥利司他减肥药
宝宝消化不良吃什么好
烟台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