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

玄门败家子第两百四十章镇压真命

玄门败家子 第两百四十章 镇压真命,京都新神话

“楚……天……箫!”

楚河死死盯着楚天箫,他一张嘴,就见齿间一片血红,配着他披头散发的模样,越显可怖,但即便他落魄到了这个地步,场下众人依旧没有一人敢用轻蔑的眼神看他……反而,那抹忌惮越发浓重。

这就像凡人在面对一个垂死的猛虎时,尽管明知它已不能伤到自己,可还是会忍不住害怕。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听得楚河突然一阵惨笑起来,笑声如鬼哭一般难听,而后,他充满怨毒,不甘,迷茫的话语随之响起……

“楚天箫……凭什么?”

闻言,楚天箫微微凝眸:“什么凭什么?”

楚河盯着他,仿佛要择人而噬:“你……凭什么可以使出银河星爆?凭什么?我楚河苦修星魂剑典数年,对第五式始终不得要领,连我都不得已,只能转修旁系,以他山之石攻玉,徐徐图之……你区区一个败家子,才修习几天?你的前四式造诣更不如我,怎么可能悟出第五式!”

楚天箫明白了他的意思……像楚河这种真命天子,心高气傲到了极点,他们万难接受有人在天资上胜过他们!

楚河的问话,也是场间所有人的疑惑……

楚天箫悠悠说道:“你说得不错,第五式,银河星爆,是星魂剑典的一道分水岭,你尚且被难到需要从旁借鉴,我么……也不过在数日前,才刚刚领悟第四式而已……”

此话落下,楚河瞳孔陡然一缩:“你是说……”

楚天箫淡笑道:“你猜的没错,我根本就没有悟出银河星爆,我只是使出来了……”

“星天神剑第五式,不同与寻常剑招,这一招要想使出来,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在燃尽星光之后,还活得下来。”

“但其实……这很简单。”

楚天箫悠悠说了寥寥数个字:“只需……置之死地而后生。”

楚河眸子里仿佛有精光激射而出,两只手无力地想要抓着岩石:“不……不对!你怎么可能有一往无前,不计生死的战意和决心?你到底……”

楚天箫淡笑着,并没有回答楚河这个问题,他们先前的对话都是真元传音,场下人也是看得莫名其妙,许多人开始纷纷猜测起来,说得有板有眼。

事实上,银河星爆是一招非常精妙的招式,它有一套成熟的真元运转法门可以大幅削弱使出这招的危险,但是,那套运转真元的法门非常繁复,且会随个人筋脉不同而迥异……是以要想领悟,必须要有极佳的耐心和悟性,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慢慢摸索,难以速成。

所以,楚天箫取巧了。

他抛去了运转真元护住自身的法门,不顾后果不计代价,强行施展出银河星爆,按理说他使出这一招后本该死了,但巧就巧在,楚天箫在之前领悟了斗战破天图中的些许奥秘!

“就把这个,叫做‘战魂诀’好了……”

“一往无前,不计代价,暴涨数倍战力,置之死地而后生!”

“更别说……银河星爆的真意,也本就与此相通!”

众所周知,在战场上越是胆小,龟缩,就越容易死。箭雨如下,慌乱者常先死更是至理,反倒是一往无前的战士,存活的可能会大大增加……

“世上很多事,看似有利实则无利,看似将死实则破生!楚河……你能逼出我这张底牌,无愧真命天子之名了。”

尽管……领悟出了‘战魂诀’,再加上孤掷一注的博弈功成,最终将楚河击败,可这般取巧,未伤人先伤己,楚天箫自身付出的代价也非常惨重,更让他明白——这一手取巧的银河星爆,目前看来只能作为万不得已的杀手锏,它需要天时地利和死局情势,并不是想用就能用的,更非次次都能施展成功……

“不过……就算如此,也已够了。”

楚天箫看着楚河,缓缓说道:“楚河,你败了。”

这句话没有用真元传音,而是直接说了出来,场下人闻声,全都肃静了下来……

是的,他们回过神来了……

京都顶尖天才第一人,被誉为不久便将达到‘大周七子’高度,数年来京都的不败神话……楚河,败了!

许多天才只觉一阵恍惚,如在梦中——楚河败了?就这么败了?这座压在自己这帮人头上这么多年的大山,就这样崩塌了?

一时间,震撼,惊诧,欢喜,担忧,不解,迷惘……种种复杂的情绪涌上众人心头,但无论是谁,都明白一点……

京都旧神话,终于彻底破灭,一个崭新的神话,即将诞生!

谁能想到,一个败家子,居然可以击败京都顶尖天才第一人,夺下了那个宝座,夺下了此次盘龙决战的胜利!

“真的……和做梦一样……”

“败家子入京都,风卷残云,终成神话……”

场间人不无喟叹,楚仲铁狠狠一握拳头,看着楚天箫的身影满是欣慰肯定,而慕流凌则是捂住了小嘴,眼眸中满是晶莹泪光,娇躯激动得微微颤抖……

赢了!

少主……赢了!

水色圆屏仿佛完成了它的使命,渐渐消失,这时决战之地上,楚河浑身一颤,疲软的双手居然再度抖动起来,他神情数变,终于变得狰狞无比:“楚天箫……我不甘!你只是个败家子而已,怎能胜我?怎能胜我!”

楚河死死盯着楚天箫,话语颤抖:“自小,你就处处高我一等,你是楚家嫡子,未来的少家主,注定了一生辉煌耀眼,可我呢?我娘只是一个再低贱不过的小婢,我爹那么多的子嗣,哪会在意我一个天赋不显的庶出?直到他死,我的名字都是楚河,连归到‘天’字辈的资格都没有!在家族里,哪怕一个管事都能欺凌我,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我被家族子弟使唤做粗活重活的时候,你正捉摸着怎么从学堂逃课;我被同辈的兄长们欺凌时,你正享受着众星捧月!”

“命运何其不公!”

“如果我楚河一辈子碌碌无为也就罢了,可我偏偏得到了大机缘,再屈居你这败家子之下,我怎能甘心?于是,我筹谋,我勾心,我尽施手段!终于,楚家九成在我掌控,你这败家子……彻底没了和我对抗的资格!”

“可是……为什么!明明我已经做到了那等地步,为什么你还能翻盘!难道……你出身好,就注定了一辈子都能走捷径?是了!若没有这个出身,没有紫衣侯给你的财富,你赢不了我!赢不了我!”

楚河越说,越显癫狂,然而楚天箫只是淡淡回应道:“所以呢?照你的意思,我就得和老爹断绝关系,散掉他留给我的财富,然后‘堂堂正正’和你‘公平’对决?”

楚天箫嗤笑一声:“真是……太好笑了。”

说着,他看向了楚河,神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命理者,休论公平!”

“我出身命好,腰缠万贯,难道就一定得散尽家财自力更生?难道家里给的东西我就偏不能要?这是什么道理!”

“知道么,我一直觉得,那种有条件不用的行径,不但矫情,而且愚蠢!”

“先天命数,本就是实力的一部分,坦然受之即可,何必有愧?再者,若是目光落在极远处,起点高或低,又有何区别?最终能走到何处,难道是起点可以决定?”

“执着于起点若何,只能说明你眼光所落,太近!”

楚天箫此话落下,楚河浑身一颤,狰狞着还要再说什么,楚天箫却已经没有心思再和他多言了,一摆手,流星剑雨落下,楚河的惨叫声便是此起彼伏!

“不!我楚河乃……乃是……你不可能……啊!”

楚河话尚未说完,决战之地的天空突然变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一道可怕的阴影投射下来,威压大盛!场下人也同时看到了天空的阴影,立即有人惊叫出声:“盘龙柱!”

“不!——”

只在那人话音落下的瞬间,盘龙柱的硕大投影便已狠狠砸下,将楚河镇压在下!

“不……我乃……真命……我……不可能……死……”

楚河全身都被压入土中,只留一个脑袋还在挣扎,断断续续的话语从他嘴中蹦出,听得楚天箫微微摇头。

“放弃挣扎吧,真命天子……你本就被撞垮了气运,如今又输了决斗,连死灰复燃的机会都没了,还能做什么呢……”

楚天箫这句话很轻,没有落到楚河耳中,事实上,他也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了,他只觉一切都在远去……什么王图霸业,什么王霸之路,什么寰宇称雄……全都如幻梦的泡沫一般碎裂……

“结束了,楚河。”

“这一页……终于是要翻过去了。”

随着楚天箫悠悠一句落下,盘龙柱的阴影终于完全成形,楚河的身影,就此被彻底镇压,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一道彩虹从空中落下,照在楚天箫身上,不但让他伤势尽数复原,所照之地还豁然出现了一道口子,底下可见重重阶梯,灯火齐明……

见状,楚天箫眼眸微敛。

“盘龙陵……盘龙柱……”

(doublekill!再来3000+章节!奉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

男人一生中都会阳痿吗
山东能治妇科的医院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止咳药有哪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