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

妖泪36渔翁的绿帽子

妖泪 36、渔翁的绿帽子

“主子,梁宇已经被管家从燕楼接回,洛云平除了早上派了一队人马追捕熊三外,再无动作,洛云珊又在与傀儡师私会。”一个看不清容貌的男子安静的站在一旁,秉报着刚获悉的情报。

空荡荡的密室内,就放着一个桌案和一把椅子,桌案上除了笔墨纸砚外,更多的是数不尽密函和奏章,无一例外都是那些不想被皇上看到的,如今却满满堆积在桌上。“很好!”皇帝把玩着手中的玉镯,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手心,私会啊!真当我是死的!不过相比起来,有样东西勾起了他的好奇,“燕楼?”

“自从唐门无故蒸发后,燕楼就被县官非法倒卖,现任掌柜是一个年轻男子,自称青少,熊三恐怕也是他扳倒的。”男子安静的解疑答惑。

“倒是个人才,有机会去会会他,探探他的底细。”皇帝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不知道再打什么主意。

“主子,可还有事?”虽嘴上顺从,但是很明显能听出话语中的傲气。

“等万花节过后,放出风去,就説慧妃怀上了我的骨肉。”话音未落,那男子已经不见踪迹。

皇帝似乎习以为常,非但不生气,反倒在得知了消息之后心情特别好。做戏要做足,既然説好当昏君,那就得有个昏君的样子。鹰眸中凌厉的刀刃,似被铸造师否认了一般,在不甘的无力抵抗下,浇熄了。瞳孔中眨眼间多了些许空洞,像缺少了灵魂的木偶。

皇帝走后,一个宫女也悄悄离开了。

“回禀皇后娘娘,皇上自退朝之后就在寝宫休息,现在正前往慧妃那。”説话的正是那名离开的宫女,匍匐在宫殿外室,对内殿传来的娇喘呻吟充耳不闻,脸不红,心不跳!对就是心不跳,她就是一个被皇后和床榻之上的男子制作出来的傀儡。

“嗯~你先下去吧~轻diǎn~”层层幔帐之后,皇后不着寸缕躺在一个男子身下婉转成欢,丝毫不顾及是否会被人听了去。

“是轻diǎn还是用力?”低沉阴气的声音喷吐在皇后耳侧,轻轻捏了一下那傲人的玉峰,引得身下的人一阵战栗,虽然沙哑语愫中并无半diǎn可言。

“讨厌!明知顾问~”娇嗔的粉拳打在身上男子的胸膛之上,随之迎来的是更加猛烈的索求。

床幔的阴影后是两只交叠的身影,旖旎的气息在空气中愈演愈浓。床上之人显然不是皇上,这么一dǐng绿帽子可真是娇艳。只是正在欢愉的二人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究竟谁才是鱼,谁才是饵,谁又是最后的渔翁!

未时与申时的交界,阳光耀人眼球,街上的人群却丝毫盛情不减,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每一条路的上方都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灯路,绚丽非凡,到了晚上恐怕会将这里diǎn亮成最美的天堂。路两旁卖相最好的要数面具和花灯,花样百出,别出心裁,每一面,每一盏都是工匠们用心去打造的,摊位前是那些个男未娶女未嫁的人儿们,女子挑着能承载心愿的河灯,男子则是在把玩合适的面具,每个人脸上洋溢的都是欢笑,这一天,就连穷人家的子弟都有权利参与这场盛会,寻找自己的幸福,当然幸福也并非都能实现

妖泪36渔翁的绿帽子

。还有一些看准机遇的商贩,做起了定情信物的买卖,就连做xiǎo吃的摊主也在为晚上的买卖做准备,好不热闹。

“呜~”被街上喧闹声吵醒的人,抚了抚醉酒后微疼的额头,坐了起来。

“醒了?”苍老的面颊遮不住眼底的哀愁和担忧。

“老师,学生让您但心了。”床上的人作势要跪倒在地,老者给截了扶了起来,“头可还疼?把这碗醒酒汤饮下。”端起桌上早已凉透的碗递了过去。

梁宇一饮而尽,放下碗,平稳呼吸,看了看房间内,在确定没有人的情况下,低沉着声音对老者言道:“师傅,学生醒了。”之后师徒二人便开展了一番深谈大论,梁宇亦将在燕楼迷蒙之际的境遇告诉了老者。

“竟有这等隐士?若请出山必能救万民于水火之中。”老者颇为激动。

“不然,管家接我之时他都不曾露面,想必不想被牵扯进来,而且学生不确定是否有这么一个人。”

听罢梁宇的分析,老者diǎndiǎn头,“既然如此,你下一步可有打算?”

“遂了洛云平那老贼的心愿。”梁宇的眼里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火焰。“万花节!”三个字字字沉重,也就意味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式打响。

老者满是欣慰,层层叠叠的皱纹向上翘起,浑浊的双眼重新染上了年轻时的光亮——不服输不畏惧,再为了心中的理想拼一次,哪怕命丧黄泉。

窗外,鲜艳的明黄色被浓烈的酒红色取代,醉了的日头熏染半边天,层层烘烤过的焦黄云朵漂浮着渐行渐远,把诱人的香气diǎndiǎn挥散。

“青少,你快过来,看这个,怎么样?要不要买一个晚上出来玩!”老祖很是兴奋的站在一个面具摊前,招呼着身后不紧不慢走着的烙青。

ps:咳咳,第一次写有内涵的章节,有diǎn不太适应,希望大家多多关照。爱你们,么么哒!~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