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

辟天狂神第七卷第128章安排

辟天狂神 第七卷第128章 安排

火光映红了整个战斗区域,远远的逃离的战斗附近星球的那些仙君,玄仙们,遥遥的看着这里,心里一阵阵惊恐,是什么级别的人物在战斗呢?

李勋灵识展开,刚好能看到战斗的区域,暗自吃惊,是师祖大人回来了,他一个人竟然独战八位大帝,而且是九级仙帝的实力,师祖到底是什么人呢?真的是我最近听说的,那传说中的六界第一位大帝,中行大帝吗?

尤畅的黑暗分身,这次是第一次攻击,第一次施展,庞大的黑暗能量,无可匹敌的黑暗系能量,直接让青竹皇竟然找不到方向感了,到处都是灰蒙蒙,黑乎乎的一片一片,整个区域都好像变成了灰色,灰黑色,一丝的生机都没有,到处都透露着绝望和悲伤,青竹皇彻底懵了,好像自己的身子不属于自己了似的,麻木,然后,身子就真的不属于自己了,漫天的黑色中,一道银光闪过,是摄魂银钩,直接一钩划破了青竹皇的妖元核!

青鸟再次拦住了尤畅:“尤畅,你要逼我出手吗?你可不是我的对手,我一招就可以秒杀了你!”

“哼,让我放手,不可能,除非你杀了我,来吧,动手!”尤畅丢下一句,本尊也是一转身子,竟然与自己的其他四个分身,围剿八位大帝中间的混螟皇!

青鸟一咬牙,她真的无法对尤畅动手,脑海中一直是当年,三个人一起遨游天下,飞越山海的情形,当年她最小,中行大帝最大,中间还有一个精卫,中行大帝对他们这对鸟儿十分照顾,像个大哥哥一样,如今。。。

“蓬”一股无可匹敌的能量爆发,整个区域好像被凝结,无论是尤畅的八大分身,还是对面的八位两界大帝,死的,活着的,半死的,都不能再动了!

青鸟真的动手了,出手了,她如今乃是神界的人了,自然这些仙妖魔界的人,根本就不能和他相比,尤畅不能动,却冷冷的看着她,眼神中意思很是明显,青鸟一边咬着嘴唇,一边摇着头:“不,对不起尤畅,我不想的,不想和你动手!”然后猛地转身,扬起胳膊,将那妖界和精灵界的八位大帝收入到了自己的空间容器,眼神最后一次满含着抱歉对着尤畅一个回应,然后缓缓在夜色中消失!

随着青鸟与那两界的八位大帝消失,周围的禁制能量也消失了,尤畅站在琳琅仙府前:“娇娇,战儿,出来,其他人呢?”灵识一震,整个畅仙界都在自己的灵识下呈现的一清二楚!

尤骄一飞出来,直接就飞扑到了尤畅怀里,尤战则没有,而是一脸冷峻的凝望着周围的一切,尤骄一边哭一边道:“父亲,父亲,元初哥哥死了,苑浩也死了,二弟,志新哥哥和尤喜旺大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周尊,小妹和银环都失踪了。。。您的三位大帝属下也自爆死了,元朗叔叔他也。。。”他们姐弟开始的时候称呼尤喜旺为三爷爷,但是尤喜旺知道了尤畅的身份之后,再三请求,最后,尤畅只能改称呼,自己的儿女和弟子称呼尤喜旺为大人,而不再叫爷爷,这大人有的时候尤畅都不敢答应,不敢受礼!

尤畅拍了拍娇娇的肩膀:“别哭了,为父都知道了,你看,战儿都比你要坚强,放心吧,你二弟没事,周尊和小妹他们也没事,只是你元初哥哥和苑浩却再也回不来了。。。”语气中却是无尽的伤感!

畅仙界,畅仙星,如今的畅仙界的核心,诸多高层,所有人前来朝拜尤畅,志新,尤喜旺,元朗,周尊,齐小妹,银环,都是重伤,尤其是志新,气息时有时无,盖娅娅守候在身边,竟然气息也是时有时无的,十分的诡异,“娅娅,志新怕是短时间内无法苏醒了,你节哀吧,因为我发现他的三魂七魄一个都没有了,为何却还能保持着躯体,按理说,他已经死了!”

盖娅娅与陈巧巧立即痛哭起来,根本不相信志新已经死了,立即,李勋等畅仙帝宫的精英弟子们都是跪倒在地上,他们这群精英,可全部都是志新的学生啊,畅仙帝宫的导师,死了!

尤畅的心境变了,或许看透了太多了生死,或者由于他的传承记忆越来越多,或者因为那九大仙帝的能量,那四大神兽的能量,嗜血,无情,更或者有更多的不为他人所知的情愫!

“元朗,他们为何来杀你们!”尤畅直接问道。

元朗服下了尤畅的灵丹,能量恢复的很快:“大哥,他们八个刚到的时候很是客气,后来竟然直接说向您讨取什么他们两族的宝物,什么圣器?”

尤畅身子一震,心里暗道:“什么?难道青鸟竟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们两族!”眉头一皱,喃喃自语:“看来,那件事情我得立即就去运作了!”

此时的尤畅,在儿女的眼里,变得陌生了

辟天狂神第七卷第128章安排

,在弟子眼里,变得更加冷漠了,在畅仙界的人们压力,变得更加神秘不可思议,在所有人眼里,多了一层不怒自威的霸气,高位者与生俱来的能量场!

“傲儿,战儿,你们将志新哥哥带去为父在五行界的密室,不得任何人打扰,周尊,你陪着尤喜旺,元朗,掌控畅仙界,小妹,银环,还有李勋,你们姐妹以后就负责整个畅仙帝宫的那些我们畅仙一脉的精英弟子了,从今天起,我给你们一个特权,你们可以随意的挑选弟子,只要是符合当日我说的几个条件,你们就可以吸收,就可以纳入我们的阵营,我不会过问,资质好的,你们可以直接收为弟子,李勋,你一定要辅佐你的师父和小师叔壮大我们畅仙一脉!”尤畅竟然对自己的徒弟和孩子们交代了一些这样的事情,很是奇怪!

“是,师父,师祖!”

夜间,尤骄一人来到了父亲独饮的屋宇楼檐之下:“父亲,你为何对畅仙界和帝宫做了如此精密的安排,难道你要出去很久吗?”

友情链接